话剧《漫天大雪》

话剧《漫天大雪》


?

多幕话剧

?

《 漫天大雪》

?

又名:《社区记者》

?

编剧? 张积强? 李书圣

?

?

第一幕 ● 居民小区.晨.阴雪

幕启。漫天大雪,在纷纷扬扬飘落着。

背景由嘈杂的喧嚣声构成,构成元素是对话和动效。

动效构成元素有叫卖声、不时的汽车喇叭声与驶过声,有吵架争执声,讨价还价声,母亲训斥孩子声……很像是一个集。

“甜沫,甜沫”……“白吉馍……”

“米饭……把子肉……”

“泰安煎饼”……“卖豆腐……”

小区的楼房、其它建筑物都蒙上了一层积雪。舞台上场门前台区菜农窦强生哪蒙着塑料布的白菜堆上也蒙上了一层积雪。幕启时,他瑟缩着身子、不停地用嘴对双手哈气原地蹦跳着,显然是在用这种方式取暖。

其白菜堆上挂着一个纸箱子壳做的牌子,上面写着“纯绿色大白菜”字样。

舞台下场门处,是窦应该的家,显得十分寒酸。

偶尔有人路过,响起询问价格,离去。

??? 老干部手捧收音机走上,收音机内在大声地播放着新闻:“据媒体报道,近来,内蒙古、青海、山东等省区的土豆、大白菜、生姜等不仅价格大幅跳水,而且遭遇了“卖菜难”,许多应当上市的蔬菜,堆在菜田里。比如,日常生活中最常见的大白菜,在山东、甘肃等地就遭遇了“寒冬”。山东多地大白菜批发价格已经降至9分至2角一斤,相比去年同期5角左右的批发价,降幅超过50%;晚报记者方刚连续发文对这一现象追踪报道,引起了政府有关部门的关注。他说:他和他的新闻大篷车同事们将继续密切关注这一现象,并设法帮助菜农们解决、处理好这个问题……”

?

老干部? (突然大声地模仿京剧韵白)好——大雪……

窦强生? 好大雪?好啥啊?没有比今年再坏的大雪了!

老干部? 老窦,你这话怎么说?从老辈,到现在,都知道瑞雪兆丰年……

窦强生? 吕局长,你家里蔬菜大丰收了大雪天的卖不出去试试看,我看你大雪还

兆不兆丰年?你家里暖气热得你燥得慌、嫌闷你出来透透气,我可在这

雪地里冻了一天一夜了,菜还卖不出去……

老干部? (笑了)倒也是,对你来说,我倒像是站着说话不嫌腰疼了……

窦强生? 我知道你心里没有这意思,这不是拉闲呱打发时间么?

老干部? 沉住气吧,老窦,我看这几天报社、电台、电视台都在关注卖菜难这件

事呢,今天我看晚报新闻大篷车那帮小青年也在到处跑着做调查,这是

个好苗头,说明社会各界和政府都开始重视了……

窦强生? 关注有啥用?重视顶个屁呀?谁会因为这来买我们的菜吗?他报社、电

台、电视台又不是卖菜的……他奶奶的,本来指望着这一季菜卖了菜过

个好年,这下可倒好,白忙活了。

老干部? 这你就不懂了。舆论关注度高了,就会引起政府有关部门的重视——

窦强生? 吕局长,问题是我今天再卖不出去我这车菜就得扔!还有,估计待会城

管就该来撵我了,这小区里人家禁止摆摊……说起来今年真是邪门了,

往年吧,天一冷,大雪一封山交通不方便了菜价都会往上涨,可今年,

不涨先不说,还一个劲地往下跌……(摇头)没办法,见鬼了是……

老干部? 上午你处理不掉还真是麻烦了,那个城管郭林昨天说你的时候我在场。

窦强生? 唉,我答应人家……(忽然看到了什么,抬头望去)得,怕啥来啥,刚

提起这话茬,人就到了……

城管郭林上场,窦强生急忙讨好地迎上前去。

窦强生? (急忙迎上前去)郭兄弟……

郭? 林? 我就估摸着你没走,所以顺路来看看……窦大叔,你昨天怎么答应我

的呀?

窦强生? 我本来以为昨天傍晚就该卖完了,可这大雪没完没了的。你看,这不,

还闪下这么一大堆……郭兄弟,其实,我心里比你还着急。

郭? 林? 窦大叔,你让我怎么说呢?我一天到晚的跟你们讲同样的道理、重复同

样的话,你听着不烦、可我觉得累,你懂不懂呀?

??????? 窦应该搀扶着一脸疲惫的窦母上场。

窦强生? 可是我也不愿意这样啊?

郭? 林? 你是长辈,窦大叔,别一口一个的喊我“兄弟”行不行?你直接叫我郭

林好了,用不着降低自己的辈份来跟我说话。你摆摊卖你的菜,我尽我

城市管理职责,你挣你的钱——

窦强生? 挣钱?我他妈腚都要赔光了……

郭? 林? 窦大叔,这事不归我分管。

窦强生? 我知道,郭兄弟——

郭? 林? 你知道什么?我不理解、不同情你吗?我要是不理解不同情昨天就会把

你撵走……报纸、广播、电视这几天一直在说卖菜难的事,说明这是一

个普遍现象,不是你一家一户的事,总不能因为这原因菜农们都开着车

进城到处乱摆摊吧?你卖菜没错,但我也要履行我的城管职责——

窦应该? (冷笑)还职责呢,靠,牛逼呀啊你,郭林。

郭? 林? 没你的事,应该哥,你少搀和。

窦应该? 我这叫搀和吗?老子看了气不忿!你是履行你职责了,可要过年了、这

大雪天的卖不出去菜,人家还要不要住家过日子?

郭? 林? 我没有不让他卖菜了,我只是告诉窦大叔这儿不能摆摊——

窦应该? 人家死活就不管了是不是?

窦强生? 应该,你别插嘴,这事不怪人家郭城管——

窦应该? 行了,强生叔,他们城管这么张狂的毛病都是你们这些人惯出来的!

窦强生? 应该,话不能这么说。人家郭城管说我好几次了,态度挺好,也挺将就

我的。碰上脾气躁的,早就掀我的摊子了……

窦应该? 掀摊子?你问他,他敢吗?

郭? 林? 应该哥,别说这种话好不好?

窦应该? 郭林,谁他妈是你哥呀?滚蛋!

郭? 林? (火了)谁滚蛋呀,窦应该,你会说话吗?嘴巴能不能干净点?

窦应该? 干净点?骂你们算是轻的,你们他妈的纯粹是该挨揍!

郭? 林? 开玩笑了你,窦应该。加强市场管理,规范摊位摆放到指定位置,做到

有序经营是我们城管的职责你懂不懂?我是在执行自己的工作任务是

在执法——

方刚与吴婧媛上场,观看着这一幕。

窦应该? 执法就不管别人死活了?你们还算是人吗?

郭? 林? 我们怎么不算人了?我要不考虑窦大叔难处,早就把他撵出小区了——

窦应该? 你吹吹牛过下嘴瘾吧?我跟你说好了,郭林。我堂叔是冲着我们家来这

小区摆摊卖菜的——

郭? 林? 可小区不是你们家的……

窦应该? 可你动他一下试试看——

窦? 母? 应该——

窦应该? 妈,你别说话。他要今天敢碰窦叔,我不扁出他屎来我是他儿子!你真

是没数了你,郭林……

郭? 林? 窦应该,你要这样说,我还真要铁面无私了……(拿起报话机喊了起来)

二大队,二大队……

??????? 窦应该跨步上前,挥手打掉其手中的报话机。

窦应该? 装什么装?吓唬谁呀你?

窦强生? 应该,你冷静点——

窦应该? 叔,你别管,我今天他妈的非跟他较下真!

??????? 探手揪住了郭林胸前的衣襟。

郭? 林? 你放手,窦应该。你知道你这样做的后果吗?你这是干扰、妨碍城管执

??????? 法——

窦应该? 干扰妨碍?你干脆说老子暴力抗法好了!

??????? 挥起拳头欲打郭林,方刚上前将其抱住。

方? 刚? 不要这样,等一下。

窦应该? 你是谁?用得着你来管闲事……

??????? 用力一推,方刚一屁股坐到地上。

吴婧媛? 喂,你这人怎么这样呀?不分青红皂白的……刚赛了你。

方? 刚? (爬起身来)没关系……(对窦应该)我是报社的记者,我——

窦应该? 记者怎么了?记者有什么了不起?

方? 刚? (笑着)我什么时候说自己了不起了?记者本来就没有什么了不起——

老干部? 方记者你别管,你让他跟郭林打好了。这大冷天的他让他妈在这雪地里

冻着不管,却呆在这儿打抱起不平来了……

方? 刚? (犹豫)吕局长……

老干部? 大不了伤了人拘留几天呗,他窦应该能耐大,不怕这些。

窦强生? 走吧,应该,快扶你妈回家吧!

窦? 母? (焦躁地)吵吧吵吧,你在这儿吵,我自个回家去……

??????? 愤然转身,踉跄走去。窦应该怔怔,急忙上前扶住了母亲。

??????? 他边走边回身望着郭林吼叫着。

窦应该? 姓郭的,我可事先跟你说好了。强生叔是我老家堂叔,今天你要是敢动

他的白菜摊,以后我见你一次揍你一次!

??????? 边说着边搀扶着窦母下场。

郭? 林? 吹吧你,我这工作就是一天到晚遭人骂、遭人吓唬,你这种的见多了……

(回头望着窦强生,神情愤然)窦大叔,你侄子厉害、能耐大得很啊?

从昨天上午我就告诉你这小区里不允许摆摊,下午下班的时候我又提醒

过你——

窦强生? (有些紧张)郭城管,应该的脾气你该知道,你不能太较真……

郭? 林? 我知道今年白菜不好卖、也知道你难,难道我不理解你,对你不够忍让

??????? 吗?我已经失职了窦大叔……

窦强生? 对不起,郭城管。这事是我不好、根子在我。忙活一年了,地里粮食能

卖几个钱呢?本来指望着这季大白菜,可没想到……唉,心想再差一斤

总能卖五六毛吧?可到了菜市场白菜帮子都快剥成心了,一毛五都没人

要……

郭? 林? 可都像你这么干没人管,省城街道、小区都成菜市场了……

窦强生? 我知道是我错,郭城管,可我……我们家在宫山,新来的村主任说城里

人喜欢吃啥绿色的,我们家就听他的话种了10亩菜,一亩白菜装三车,

按我现在价格来三次能卖1200元……

方? 刚? 新来的村主任?大叔,你们村的村主任是镇上派来的吗?

窦强生? 也不是……现在不是时兴啥大学生村官嘛,人家是组织部门委派到我们

村的。咱文化不行,觉得人家脑瓜好使唤、懂得多,听他的不会错,所

以就……唉,结果……

双手一摊,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

郭? 林? (不耐烦地)窦大叔,我没时间听你说这些,我只知道你从昨天早上就

在这个不允许摆摊的地方卖菜,违反城市管理规定。

方? 刚? 郭林,能不能再耐心点啊?

郭? 林? 你还想让我怎么耐心?

方? 刚? 我是说,你都耐心等窦大叔一天多了,虽然说违犯了规定但很有人情味

儿,也不差这么一小会让他把话说完吧?

郭? 林? 市场管理不归你们记者管吧?

方? 刚? 当然……可我想通过窦大叔具体的了解下今年卖菜难的实际情况,这倒

是我们社区记者的工作,算是你帮我们一下忙,当成我们在采访好吗?

郭? 林? (沉吟了一下)好吧……(扭脸对窦强生)窦大叔,我再失职一次吧,

下午两点前别让我在这里看到你好吗?你知道我们不想强制执行的,那

很伤人且不说,也影响我们城管的社会形象,容易遭人误会挨骂,可你

也要守规矩是不是?

窦强生? 你放心吧,郭城管。下午一点钟菜还卖不出去的话……(回身一指不远

处的垃圾箱)剩下的我他妈全踩烂了扔到哪垃圾箱里!

郭? 林? 好,最后的期限了,下不为例……(回头对方刚)我倒是成全你采访了,

可我们领导知道了非骂我不可。

方? 刚? (笑着)领导真骂你的话,你让他打我电话,我帮你解释……(掏出名

片递给郭林)这是我名片,工作中碰到什么好新闻的话,请及时提供一

下线索。不让你白忙活,我们有奖励。

郭? 林? (看看名片)难怪觉得你面熟呢,你就是方刚呀?你们报社“大篷车”

不就是以你名字命名的吗?你们的社区新闻版我特喜欢看……

方? 刚? 真的呀?

郭? 林? 干嘛骗你呢?你们关注底层肯为老百姓敢实事,大伙都挺喜欢、支持你

们呢!认识你很高兴,以后多联系。

挥挥手转身走去,下场。

窦强生望着方刚和吴婧媛,端详打量着。

吴婧媛? (有些不好意思)大叔,你怎么这样看我们呀?好像到了动物园似地。

窦强生? (笑笑)噢,我知道你们呢,也知道你们的那个啥“新闻大篷车”。

方? 刚? 不会吧?你们宫山那么偏僻……

窦强生? 可我们村也有好多人订你们晚报呢!我经常看到你们报纸上那个关于

??????? “大篷车”的新闻,知道你们经常给老百姓服务,做好事。像送温暖、

??????? 送书啊,组织义诊啊,带着穷人家的孩子去上海看世博会开眼界呀……

方? 刚? (对吴婧媛)窦大叔知道的还真不少呢!

吴婧媛? 这我还真没想到。

方? 刚? 大叔,你能跟我们说说你们今年大白菜的种植、销售情况吗?具体说你

??????? 们家也行。

窦强生? 算了,不谈了。说起这些来,死的心都有……

吴婧媛? 跟我们说说吧,看看我们能不能帮你们。

窦强生? 你们是编报纸的,又不是种菜、卖菜的……

方? 刚? 我们新闻大篷车做得就是为群众服务的工作,群众有困难、生活中遇到

什么问题,只要我们能够帮上忙的,我们都会尽力去做、去想法解决。

这是我们工作的一个重要部分。

窦强生? 你们还能帮我们卖菜?

方? 刚? 没这个打算的话,我们问你这些干嘛呢?你没见这两天政府有关部门都

??????? 开始动起来了吗?这说明什么?说明菜农卖菜难的问题,已经列入政府

??????? 要解决的问题日程……

窦强生? 白搭,方记者,指望不上。今年这年是没法过了。现在只是个亏多亏少

??????? 的问题,赚钱,想都不用想了。

吴婧媛? 可是大叔,这几天我们也注意到了另外一种现象:像你这样的流动菜贩

??????? 和蔬菜批发市场我们都摸了下底,一边是散户菜农卖菜难、菜价贱,一

??????? 边是居民仍感到菜市场的蔬菜价格并没有明显下降……

窦强生? 这道理还不懂啊?大白菜行情不好,很多经纪人、菜贩子转行不干了呗!

这批人是蔬菜价格上说了算的人,现在运一车白菜的毛利润少得可怜,

弄不好还白跑一趟,这买卖他们能干么?你没见有的干脆把整车白菜倒

掉离开市场的么!我刚才说的是真的,本来就是违法在小区摆摊,人家

郭城管也够照顾我的了。中午前这菜卖不掉,我也扔了回家去……

满头大汗的向跃进脚步踉跄、神情疲惫的上场,大口喘息着。

向跃进? 叔,强生叔……

窦强生? (愣住)跃进,你咋来城里了?

向跃进? (上气不接下气地)来,来城里想想办法啊,知道你在这小区里摆摊卖

??????? 菜,我就,就奔这儿来了……

窦强生? 谁告诉你的?

向跃进? 能,能是谁?你们家大婶呗……

忽然双膝一晃,跌坐到地上。

窦强生? (大惊)跃进,你怎么啦?

??????? 方刚急忙蹲身,欲将其搀扶起。

向跃进? (喘息着)不,不用,我没事,我是累的……

方? 刚? 累的?你是怎么从宫山来城里的?

向跃进? 走啊,一步步从雪地里走呗,走了一夜……我老天,路都让大雪给盖住

??????? 了,白茫茫的都不知道往哪儿走。好在我带了个指南针,要不然,过两

??????? 天村里要给我开追悼会了……

窦强生? 你这是干啥啊,跃进,太危险了,多大的事呀?

向跃进? 电讯联络中断,进山道路又让大雪给封死了,这一季的菜全压在大伙手

??????? 里,不主动走出来想办法的话,今年就打水漂了。这年,还有法过吗?

??????? 方刚和吴婧媛对视,窦强生低头。

??????? 向跃进一脸无奈。

??????? 光暗,换场。

?

?

?????? 第二幕 ● 场景同前场.日阴雪

??????? 光亮。雪花在继续纷纷扬扬的下着。

??????? 上场门。窦强生的白菜摊在孤零零显露着,无人理睬。

??????? 窦应该家屋内。坐在旧沙发上的向跃进在大口大口的喝面条,显然是饿

????? 极了的样子。窦应该站在其身边,好奇的观看着。

??????? 方刚在打量巡视着颇为凌乱、寒酸的房间。窦母则裹着被子,瑟缩着身

??? ?子坐靠在另一个旧沙发上。

窦强生则在大口地吸着闷烟。

??????? 向跃进吃完面条,将手中的碗递给窦应该。

?

方? 刚? 向主任,看你吃饭真香啊!

向跃进? (扒了最后两口,仰脖子把面汤喝完)真爽啊,方记者,饿你三天你吃

??????? 嘛嘛香了……(将手中饭碗递给窦应该)谢谢你啊,应该哥。

窦应该? 不就一碗烂面条么,客气个屁呀?

向跃进? 话可不能这么说,现在对我来说,只要是吃的,都是山珍海味……(扭

??????? 脸对方刚和吴婧媛)我知道你们俩,方记者和吴记者,省晚报的,对不

??????? 对?你们还有个“新闻大篷车”,专门给老百姓服务、解决难题,你们

??????? 的报纸我们村订了好几份呢,办得好,我喜欢看……我们没错的话,方

??????? 记者还是市里的人大代表,评过全国新闻工作者呢!

??????? 窦应该端碗走去,下场。

方? 刚? 你对我的情况还真是挺了解……不过呀,向主任,记者只能算是职业,

??????? 又不是官职,你直接喊我们的名字好了。我是方刚。

向跃进? 你不用介绍我也知道,报纸上见过你照片。

窦? 母? 刚才在外面,应该跟郭林吵架的时候,你们俩一来我就认出来了。记得

你说过一句话特有意思,这么多年了我还没忘呢?

方? 刚? 什么?

窦? 母? 你说你们的新闻文章不是用手、是用“脚”写出来的。

??????? 众人笑了起来。

方? 刚? (笑着挠头)是,我还真说过这句话……窦阿姨记性真好。

窦? 母? 开始不理解你话的意思,后来想想还真对。你们这行当,还真得到处跑、

到处走,才能发现好新闻是不是?新闻这东西没法编,又不是写电影电

视剧啥的,越胡编乱造越好玩儿。

方? 刚? 阿姨,那也是来源于生活呢,真是胡编乱造了观众还真不买账。

窦? 母? (点头)也是……所以呀,你说用脚写新闻,我越想越觉得有道理。人

为什么喜欢看你们社区版的文章?亲切嘛,跟老百姓的生活相关。

方? 刚? 大婶,报纸是办给百姓看的报纸,不到百姓身边,怎么能知道百姓的所

需所求呢?只有扑下身子、踏踏实实和百姓打成一片,才能了解基层了

解社会,才能更好地为百姓服务。报纸是百姓的报纸,才有根啊;记者

只有融入到百姓中去,才有家。

窦? 母? 反正呢,现在报纸这么多,谁办得好,我们就看谁。

吴婧媛? 阿姨,以后我们评模范读者的话,我推荐您。

窦? 母? 我?拉倒吧,废物一个,没什么用……每天买你们报纸看一是因为喜欢,

二是为了——我什么都干不了你们知道的,要解闷、打发时间。应该天

天没黑没白的外面跑出租,除了夜里回来睡觉、吃饭和隔三差五的拉我

去医院里做透析,根本没有精力和时间来陪我。所以呀,我没事就看你

们报纸,边边角角我都看,广告我都一个漏不下。当然能记住你们了……

方? 刚? 阿姨做透析?

??????? 窦应该上场,来到母亲身边。

窦? 母? 尿毒症,都好几年了……头些年吧,一个月做个三四次就行了,从去年

下半年开始,有时候一个礼拜就得透析两回。糟践多少钱咱不说了,受

的那个罪……我真是够了。我自己这么感觉着吧,估计也快熬到头

了……

窦应该? (瞪母亲一眼)妈!

窦? 母? (对方刚)他这是不让我说这些事呢!

方? 刚? 应该,其实没事的,阿姨是个很通达的人——

窦应该? 我不是不让她说。老家村官大老远的冒着风雪、连夜步行跑城里来肯定

是有急事,你们到家里来是为了了解卖菜难的情况,我妈老提我们家

些破事干什么呢?

窦? 母? 甭说,方记者,他这话说的还真是在理儿……(对向跃进)你快说吧,

??????? 跃进,你不是说你来城里是要找报社电视台的吗?

向跃进? 是啊……算我有福气,一来这里就碰到报社记者了。都一样啊,找他们

??????? 也行。

窦应该? 你们说吧,我跑车去。大雪天搭车人多,这机会我不能放过。

方? 刚? 那是,挣钱的好机会。

窦应该? 哪倒不一定,这么大雪,车跑不起来也白搭。

窦? 母? 路滑,开车小心点!

窦应该? 我知道。

??????? 冲着众人点点头,转身走出。下场。

窦强生? 应该这钱挣得不易呢!

方? 刚? 窦大叔,天下有容易挣的钱么?

窦强生? 有,贪污受贿……不过,事发了逮起来可不好玩。

向跃进? 你这想法,当了官也会是个贪官。

窦强生? (想想,扑哧一笑)可能。

方? 刚 ?不怕抓呀?

窦强生? 抓就抓吧,待牢房里也比他妈的下雪、大冷天的蹲在雪地里卖菜强。关

??????? 到监狱里还有人管饭吃是不是?也不至于受这份罪!再说了,不就是劳

动改造出大力气干活么?咱种地的不怕这些……

窦? 母? (笑着)行了,强生,说这些话也不怕人笑话。

窦强生? 气话呢,嫂子,我过嘴瘾……(扭脸对向跃进)看看,跃进,我又把你

的话打断了。有啥事干嘛不给我打电话呢,大冷天的摸着黑往城里跑?

向跃进? 打得通的话我会这么做吗?那个风大呀,雪刮到脸上跟刀割似地。有线

??????? 电话线肯定是断了,手机也没信号。出山后白茫茫的夜里连路都看不清,

??????? 我只能看着方向往城里这边走。也不知道几回掉到坑里、摔了多少跟头,

??????? 有阵子都觉得自己要完蛋了,可琢磨着村里的事,硬撑着进了城……

方? 刚? 你可以等天好了再出山嘛!

向跃进? 方记者,天好了我也不用找你们了……车开不进山,山里向往外运菜也

??????? 出不来,用不了几天老百姓压在手里的青菜都冻坏、烂掉了。

窦强生? 运出来又咋样?又卖不了几个钱……

向跃进? 卖多少算多少是不是?总比全部砸在手里一点本钱都收不回强吧?今

??????? 年扩大绿色蔬菜种植是我的主意,真要是脱不了手的话,我这村官该辞

??????? 职走人了!

窦强生? 谁会怨你呀?你又管不了天下不下雪……

向跃进? 可我总得有点责任心吧?我琢磨着呀……(对方刚)省市政府机关的领

导咱挂不上,再说,政府又不管卖菜啊!做广告吧,那里弄广告费去?

寻思着能不能求求报社、电视台,让你们给呼吁下、帮我们想想办法、

出出点子什么的……

方? 刚? 向主任,我们报社很关注这件事,都连续报道了好几次了呢!

向跃进? 知道知道。我还真想过你们新闻大篷车呢!

方? 刚? 政府有关部门已经在关注、研究这个问题了,这也成为当前纸媒和其它

新闻媒体的一个重要呼吁、宣传重点……

窦强生? 哪有啥用呢?你们又不是菜贩子,光嘴上咋呼顶啥用呢?

方? 刚? 大叔是在说我们当记者的光说不做吗?

窦强生? 做不做对你们来说都不算啥错呀,卖菜又不是你们职业。

方? 刚? 你错了,大叔。我们报社人常说“一头汗两腿泥”、“放下鼠标接地气”、

“情为民所系”……适应时代、服务民生,是我们办报的根本。社会在

不断地往前走,在转变、在改,我们就是要担当起疏通民意、联通上下、

构建和谐的责任。这些天我们一直在围绕着菜农卖菜难这方面做文章,

只是还没有找到更好的突破点。说说你们家的具体情况吧,大叔,你可

别拿着我们这些“豆包”不当干粮。

窦强生 我咋会那么想,恭敬你们还来不及呢……我们家吧,种了10亩菜,一亩

白菜我这车差不多能装三车,按现在价格来三次能卖1200元……

方? 刚? (记录着)一亩地卖1200块?也太少点了吧?

窦强生? 这么少你没见我都卖不动吗?你想想看啊,方记者。我掰着手指头一样

样给你算一算……一亩地1200元左右的收入能顶啥呢?减去租地价

300元,犁地60元,化肥400元,打药200元,浇地72元,上鸡粪120

元。每次进门费40元、摊位费30元、包装袋20元、胶带10元、运输

烧油18元、一天两人吃饭36元,一年下来不挣钱还亏。如果卖不完回

家再来,还得再花进门费、摊位费、油费,那亏得就更大了……可我们

家孩子上学、日常花销、明年的种地种菜费用都靠这一茬蔬菜呢。当然,

村里其他人家跟我们也差不多,今年这春节呀,甭想过痛快了……

方? 刚? (笑笑)用不着那么悲观,窦大叔。

窦强生? 行啊,方记者,你们想法让我高兴起来……别的先不说了,咱先说说眼

前的事。先帮我把小区摆摊的这批菜处理了,省得下午我往垃圾箱里扔。

向跃进? (笑着)窦大叔,人家方记者该你的吗?

窦? 母? (也笑)是呀,算是赖上人家了……

窦强生? 不是耍赖啊,嫂子。现在不是落到水里了、给逼的没办法了嘛,逮着谁

都当成是一根稻草。

方? 刚? 窦大叔,一根稻草不管用,稻草多了还真能派上用场呢!结成绳子抛水

里,顺手就把你拉上岸了。

窦强生? 可是方记者,你现在到底是一根绳子还是一根稻草呢?

??????? 方刚笑笑,正要说话,手机信息声响起,他急忙打开看看。

方? 刚? 你希望我是什么呢?

窦强生? 我最希望你是个买菜的,一下子把我的白菜买走,价格给得还挺高……

??????? 向跃进和窦母忍不住笑了起来。

方? 刚? 向主任、阿姨你们先甭笑……刚才来家里的时候,你们没发现我身边少

??????? 了一个人吗?

窦强生? (怔怔)谁呀?

向跃进? (对方刚)你是说你那个女同事吧?

方? 刚? 对。大叔,你知道她为什么没有跟我们一块进阿姨家门吗?

窦强生? 我哪里知道。

方? 刚? 为了你的事,忙活去了。

窦强生? 我的事?我的啥事呀?

方? 刚? 你可是答应人家城管了,说下午一点钟以前不管卖不卖完,一定撤掉你

??????? 的白菜摊。

窦强生? 那是了,再不撤实在是人家给脸不要脸了……人家能体谅咱的难处,咱

??????? 也得替人家想想是不是?

方? 刚? 解决你个人的困难并不难,大叔。你的白菜,我们想法给你处理了。

窦强生? 啥?给,给我处理了?

方? 刚? 我的女同事,我是说吴婧媛整天跑社区、跑新闻,社会人脉很广。刚才

??????? 就是她给我发来的信息,你的大白菜师范学院学生食堂可以全收,但对

??????? 方只能出四毛的价格。

窦强生? 四毛一斤?你是逗我吧,方记者……

方? 刚? 大叔,我知道菜市场白菜价格大致上在五毛左右,你如果嫌便宜的话,

??????? 我让吴婧媛再跟他们协商一下……

窦强生? 你误会我意思了,方记者。你知道我在小区里卖多少钱一斤吗?

方? 刚? 噢,忘记问你了——

窦强生? 一块钱四斤呢,方记者,还他妈卖不动……(眼圈忽然一红,声音有些

??????? 哽咽)四毛,四毛一斤我全脱手了的话,不但不赔,还有些赚头了……

我,我不知道跟你说啥好了。

方? 刚? 不知道说什么好就去看着你的菜摊吧,他们的车马上就到。

窦强生? 方记者,我……

??????? 幕内传来汽车喇叭声,接连响了几响。

方? 刚? 说到就到,你快出去吧,大叔。

窦强生? (鞠躬)谢谢你了,方记者,我,我回来再说……

??????? 转身走向内室。

窦? 母? 强生,你往哪走呀?门在那边。

窦强生? 糊涂了,昏头了我……

??????? 回身走出,走向自己菜摊。

??????? 吴婧媛和卡车司机、工作人员甲乙上场,走向白菜摊。

吴婧媛? 窦大叔,来,过秤吧。

窦强生? (激动地)吴记者,还有这两位兄弟,我,我……

人员甲? (笑着)行了你,大叔。你就别“我我我”的了,别少斤短两就行。

窦强生? 我要那么干,还叫人吗?

?????? ?边说着边与三人走进侧幕条。

方刚起身跺跺脚,看看窦母。

方? 刚? 阿姨,难怪你儿子给你抱被子呢,你这屋里边比外面还冷。

窦? 母? 没办法,暖气不给送。要不是今天去医院里做透析,应该他都不让我下

床,整天让我躺被窝里……

方? 刚? 暖气管道坏了吗?可以让他们派人来修呀?

窦? 母? 哪倒不是,有几户居民没交暖气费用呗!说是有规定,全楼没有达到

百分之多少的交费率,供热部门就不给送气。

方? 刚? 他们为什么不缴费?

窦? 母? 你当他们不会享福呀?都是些困难户,想交也没有钱啊……(忽然不好

意思地)其实,我们家也没交。

方? 刚? 噢,是吗?

窦? 母? (叹息)方记者,你看看这屋里的摆设,还不明白吗?自从他爸那年车

祸出事没了后,闪下我们娘俩。本来吧,应该开着出租车,我们娘俩过

日子也差不了,偏偏我又得了尿毒症,这一病就是好几年……光每个月

的透析费用就够孩子忙活的了,还要还买出租车的贷款。这个家呀,算

是让我给毁了……你说呀,方记者,别人家像他这年纪的孩子都三四岁

了,他脾气好得了吗?

方? 刚? (点头)应该是不容易呢。

窦? 母? 我心里呢,觉着亏他。本来吧,为了不让我挨冻,自己没有找人借,应

该也能把这取暖费缴了。可光我们一家缴了有什么用?凑不够规定户数

人家照样还是不给送气呀!所以,那钱就先让我透析用了……

方? 刚? 没做做工作吗?让大家想想办法。

窦? 母? 有办法谁不愿意暖暖和和的过个冬天呀?可取暖跟吃饭比起来,人还是

要先顾肚子是不是?你说呢,方记者?

??????? 方刚默然,想说什么没有说出来。

??????? 吴婧媛和窦强生说着话上场,进门。

窦强生? 还是你们面子大啊,方记者……(迟疑了一下)不过,看着那车白菜拉

走……你别说我不懂事啊,我忽然觉得有点难受,心里高兴不起来……

方? 刚? 我懂,窦大叔。

窦强生? 统共三车多一点吧,这才卖了一车。

方? 刚? 帮你处理掉这些大白菜,只不过是权宜之计,解决下眼前面临的问题。要不然人家城管下午来,你实在没法对人交代了。

窦强生? 你说的是,方记者……(扭脸对向跃进)跃进,这么大雪,车我是开不回去了,电话又打不通。我走回去,老婆不知道我音讯,不知道急成啥样子呢!

向跃进? 等一下,窦大叔,待会我跟你一块走。

方? 刚? 向主任也走?回宫山?你来城里不是为了——

向跃进? 算了,方记者。大雪封山,路根本就没法通车,光呼吁也没多大用处,

买卖也没有这样做法的,谁还能用同情和爱心来买菜吗?没有这种怜悯

老百姓不也一代一代活下来了吗?

方? 刚? 向主任,人与人之间相互帮扶、关爱是怜悯吗?你干嘛要灰心呢?你没

见今天新闻报道说政府正在着急有关部门领导召开紧急会议吗?

向跃进? 那时候我还在路上呢。

方? 刚? 各方面的反应都需要时间。

向跃进? 等事情定下来蔬菜都烂到地里了……

方? 刚? 向主任,你总不会认为除了你大家都是傻子,不明白你说的这些道理

吧?

??????? 向跃进愣住,一时无话可说。

方? 刚? 你是村主任,除了支书,主心骨也就是你了,连你都这种情绪,怎么能

解决好问题?

向跃进? 可我真的是没办法,脑子里空空的。

方? 刚? 政府会不采取措施和行动吗?我们会不问不管吗?

向跃进? 可你们除了呼吁,怎么管?

方? 刚? 我们仅仅是呼吁吗?你不是自称了解我们吗?刚才帮窦大叔做的是不

是措施和行动?

向跃进? 方记者,一家一户的怎么都好办呢……

方? 刚? 靠我们当然解决不了宫山菜农卖菜难的问题,但我们有社会、有政府,

有太多的有爱心、乐意助人。只要能把社会力量动员、组织起来,难道

解决不了这个难题吗?

向跃进? (不好意思地)能……我是急不择言了,方记者。很抱歉……

方? 刚? 我们一起来,向主任。不光我们报社、不光新闻大篷车,我们还可以联

合广播、电视和一切能够起到作用的社会力量来做好这件事。我相信我

们一定能做好!

向跃进? (激动地)谢谢你们了,方记者。

方? 刚? 你谢什么?我们什么还没有做呢。不过,我们已经开始。

向跃进? 可具体怎么办呢?

方? 刚? 等我消息好了……(扭脸对沙发上蒙盖着被子的窦母)阿姨,麻烦您了,

您家恐怕要成为我们和宫山的联络地点了。

窦? 母? (醒过来)噢,随便你们。

向跃进? 哪——方记者,我能干什么呢?

方? 刚? 哪儿都不要去,等。

??????? 转身走出,匆匆下场。

??????? 向跃进与窦母、窦强生对视,一时间无语。

窦强生? 跃进,要不我先走吧,估计村里人都该疯了……

向跃进? 耐心点,大叔,等方记者他们个信吧。要不然,你现在回去跟大伙说什

么呢?

??????? 窦强生默然,无话。

向跃进? 回去也要带个好消息是不是?要不然,村里人真该疯了。

窦强生? 哪,哪我就先等等吧……(探头看看屋外)啥时候能停呢?这该死的

大雪……(忽然大声吼道)去死吧!

??????? 众人吓了一跳,对视。

窦? 母? 骂谁呀,强生?

窦强生? 我说这雪,该死的雪。

光暗。换场。

?

?????? 第三幕 ● 场景.同前.阴雪

大雪依旧在下着,铺天盖地。

场景是虚拟的,代表着不同的时空。

电视台记者尹良扛着摄像机,与提着三脚架、背着皮包的助手上场。

??? 助手则在其身边来回蹦跶着跺脚,用嘴呵气暖着双手。突然哼唱着跳起

了街舞。

?

尹? 良? (笑笑)喂喂,发神经了呀你?

助? 手? (喘息着)冷啊,尹哥……今年这是怎么了,简直冻死个人!(冲着大

雪飞扬的天空大声喊了起来)下吧,使劲下吧,这是大好事,明年农业

又该大丰收了……

尹? 良? 大好事?“丰年”就意味着是好年头吗?好年头我们就不用拍这专题片

了……

??????? 助手默然,一时无话。方刚上场,看到他们,走了过来。

方? 刚? 尹良,你们俩倒是有闲心呀,跑到这里拍片子……

尹? 良? 闲心?方刚哥,你来这儿是闲的没事转悠吗?

方? 刚? 不是,我来建筑工程公司找刘总的——

尹? 良? 找刘总?是为了菜农卖菜难的事吧?

方? 刚? 你怎么知道的?

尹? 良? (笑着)这些天差不多是全民大白菜了。政府一天到晚的说,媒体一天

??????? 到晚的炒……我们俩居民小区、菜市场转了大半天了,想做个新闻专题。

??????? 路过这儿随手拍几个大雪的画面……

方? 刚? (笑)还是为了大白菜菜……碰到你太好了,尹良。刚才路上还在琢磨

??????? 你呢!

尹? 良? 你可别琢磨我,方刚哥,你是个方大麻烦……

方? 刚? 还真是要麻烦你……记得那次请你吃羊肉串的时候,你说过跟钢厂、酒

??????? 厂很熟悉,对吧?他们说你是他们不在编的“宣传部长”——

尹? 良? 那是喝多了的酒话,你还当真呀?

方? 刚? 但这也反映出你跟他们的关系不一般,对不对?你不是个好吹牛的人。

尹? 良? 行了,方刚哥,有话你直说吧。

方? 刚? 往他们职工食堂推销一批大白菜怎样?咱们联手来做这件事。

尹? 良? 让我跟你当菜贩子?

方? 刚? 当然不是。菜贩子挣钱,我们是白帮忙尽义务。

尹? 良? (想想)这专题,是部里给我的任务,怎么说我也得赶出来晚上播出。

??????? 做完后我再联系他们行吧?我尽量促成这件事。

方? 刚? 不是尽量,尹良,是必须促成这件事。

尹? 良? (苦笑)人家食堂不归我管——

方? 刚? 尹良,现在政府和媒体这么重视这件事,说明什么?这不仅仅是个卖菜

难问题了,已经成为当前的一个社会问题。

尹? 良? (叹息)唉,你说也真是的,我吃饱了撑得跑到这儿拍什么空镜头呀?

??????? 要不然……

方? 刚? 也不会碰上我,是不是?这是你今天的命,你躲不开。

尹? 良? 你说你呀,方刚哥。一天到晚的这样子累不累呀?

方? 刚? 尹良,我们做媒体的,靠靠谁吃饭?

尹? 良? 我们电视台靠观众,你们报社靠读者……(抱拳拱手)求你了,方刚哥,

??????? 天这么冷,你别在这儿给我上课好不好?这菜我帮你卖——

方? 刚? 你不是帮我是帮菜农——

尹? 良? 行行行,就当是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豁上我这张脸下跪磕头、求

??????? 爷爷告奶奶、想办法把这件事帮你办了总行吧?

方? 刚? 说死了?

尹? 良? 我办不成你干吗?

方? 刚? (笑着)哪你快忙去吧,联系好了就给我电话,我跟你说下一步怎么做。

??????? 不过,最晚晚饭前必须给我答复!

尹? 良? 这么紧呀?

方? 刚? 你说呢?再过两天老百姓的菜都要烂了……

尹? 良? 好吧好吧……(与助手走去,嘴里嘟噜着)我上辈子欠你的了……

??????? 与助理扛着摄像机打量着周围走去,助手唱着:北风那个吹,雪花那个

???? 飘,雪花那个飘飘……

尹? 良? 行了你,没冻死你你难受是不是?还北风吹呢。

助? 手? 尹良哥,我觉得这大雪天的挺有诗意呢。

尹? 良? 有死意!

??????? 二人边说着话边下场,漫天大雪里,只剩下方刚孤寂的身影。

??????? 他掏出手机,拨起了电话号码。

方? 刚? 刘总您好,我是晚报方刚……什么?你在外面呀,我现在就在你们公司

大门口……想想看,如果没有急事的话,我会登门找您吗?拉倒吧,这

大雪天的您工地上干什么呀?根本没法开工作业。我听到你们打麻将的

声音了……哈哈,少蒙我……什么?一个多小时候才能回来?哪没有关

系,我等你就是,我有足够的耐心。不见不散……

??????? 不由分说挂掉手机,走到公司“大门口”,来回溜达起来。

??????? 大雪继续下着,纷扬飘落。

??????? 方刚似乎感觉到了冷,瑟缩着身子,双手放到嘴上,边哈着气边跺脚,

来回走动着,显然是用这种方式取暖。他不时掏出手机看看,似乎是在看时

间。前表演区光渐暗,只看见方刚来回走动的剪影。天幕上,大雪似乎愈下

愈大,遮天蔽地……

????????? 舞台光渐暗,转场。

?

?????? ● 第四幕.场景同第一幕.日雪

???? 窦应该房间内,窦母咳嗽着上场,一阵紧似一阵。

???? 窦强生抱着被子跟上,急忙上前搀扶着她。

窦强生? 你看你呀,嫂子,床上躺会儿嘛,非要起来……

窦? 母? (喘息着)我闷得慌呢,强生,有点喘不上气来。

??????? 边说着边坐到沙发上,窦强生急忙为其盖好被子。

窦强生? 来来,盖上被子,别受凉……

窦? 母? (嘟噜着)住这冰窖里,想不受凉行么?

窦强生? 这暖气公司也真是没人味,这种天气不给送气,这不是想冻死人吗?

窦? 母? 这话说的,你买菜不要钱呀?暖气公司经营不要成本?人家也养着一大

??????? 堆人不吃不喝是不是?取暖费收不齐,人家有理由不给送气……

窦强生? 你瞧你,倒替别人说起话来了。

窦? 母? 我不是替别人说话,我说的是个理儿……现在的人也真是怪……

窦强生? 咋了?

窦? 母? 强生,你说说,小时候在山区乡下,咱什么苦日子没过过呀?现在想想

??????? 吃的那叫饭么?

窦强生? 还不如现在的狗和猪。

窦? 母? 可当时也没觉得怎么着是吧?后来进城慢慢地生活好了,开始觉得特舒

心,可渐渐的习惯了,就不当回事了。那时候什么电风扇、空调呀,暖

气呀,什么都没有,可一年年也这么过来了……可现在呢?夏天怕热要

空调,冬天怕冷要暖气,离了这些好像过不去似地……是不是现在的人

变了,变得越来越金贵了?

窦强生? 你是身体的原因吧?你身子骨虚……

窦? 母? 虚?我离死就差一口气。没准哪会儿躺下就起不来了……

窦强生? 嫂子,你可不能这样说,你哪怕是每天在应该面前这么晃悠着,他都会

??????? 觉得活得有奔头。

窦? 母? 有奔头?我多活一天他跟着多受一天的罪。你说说,我活得这叫人么?

除了去医院做透析、看病吃药、吃喝拉撒睡,跟家里的柜子、沙发有什

么两样?说实话,连柜子、沙发都不如!沙发可以让人坐,柜子可以装

东西,我还有什么用处?一点都没有,纯粹是一个糟践钱、为活着而活

着的废人……

??????? 忽然又剧烈咳嗽起来。

??????? 窦强生急忙扶着她坐到沙发上,帮其盖好被子,为其捶背。

窦强生? 你别说话了,嫂子——

窦? 母? (边咳嗽边说)真不如死了让人清心……

窦强生? 嫂子你咋能这样说啊。

窦? 母? 够了,强生,我真是够了……

窦强生? 嫂子,说起来你得知足呢!应该这孩子虽说脾气不大好,对你可是没的

说,我看得出来他是真心疼你。有这么个儿,你算是没白养活。

??????? 忍不住接连打了两个喷嚏。

窦? 母? (担心地)咋了,你不会是受凉了吧?我这儿倒是有药,挺管用。

窦强生? 我受凉了从来都不吃药,熬几天就没事了。

窦? 母? 你听,老家伙又出来了……

??????? 老干部上场,照旧捧着他的收音机。

???? 收音机内在男声播音员的声音在回荡着:自古以来“民以食为天”,以

此看来食物对于人的生活来讲是多么的重要。而作为国民餐座上必不可少的

蔬菜,其重要性也是不言而喻的……

窦? 母? 在我跟前说过两回了,说什么今年暖气太暖和,在屋里燥得慌、发闷呆

不住……这不是故意气人、臭显摆么?

窦强生? 吕局长倒不像是这号人,感觉挺好的呢。

窦? 母? 以前给我印象也很好啊。不过,人有时候很难说,人心隔肚皮呢!

老干部的收音机在继续响着:随着世界多个国家的通过膨胀愈演愈烈,

作为世界经济体重要组成部分的中国当然也难以幸免。蔬菜虽然事小,但是

会影响社会很多方面的,因为它直接关系着社会中低层收入的人群和菜农们

的利益。双方关系如果处理不好的话,直接就会导致由于对社会不满的极端

?? 事件频发,影响社会的稳定和经济的可持续发展……

??????? 窦应该上场,二人交错走过。

老干部? 应该,丢钱包了啊?

窦应该? (停步)怎么了?

老干部? 瞧你那脸拉得那么长……

窦应该? (冷笑)大局长,我脸长脸短关你什么事?你不愿意看扭过脸去就是。

老干部? 咦,你小子吃枪药了?跟我说说,是不是受别人气、碰到什么不顺心的

事了?逮着我老家伙撒气?

窦应该? 不敢,我们是穷人、下等人,无权无势,怎么敢冲着你们当官的撒气呢?

打死我也没有那个胆。

??????? 转身走去。进门。

老干部? 这小子……

??????? 转身离去,下场。

??????? 窦强生见窦应该进门,停止为窦母敲背,起身。

窦强生? 应该,咋这么早回来了呢?

窦应该? (没好气地)车坏了,送去维修了呢!他妈的,说是明天才能去提车。

窦? 母? 既然这样,那就歇一天吧。

窦应该? 叔,白菜卖完了?我看摊没了呢。

窦强生? 人家方记者他们帮着处理掉的呢……

窦应该? 是吗?报社记者接触的人多,人家给面子。

窦? 母? 人家学校买菜,也算是一种行善,用这种法儿帮你叔呢……

忍不住打了两个喷嚏。

窦应该? (担心地)妈……

窦? 母? 没事,应该。不,不要紧……

刚说完又忍不住咳嗽起来,窦应该急忙上前帮其捶背。

方刚和吴婧媛二人提着纸盒子上场。

窦应该? 自己是什么身体状况不知道呀?刚做完透析不久,受凉、感冒的放到别

人身上不算做个事,可你受不了呢。

窦强生? 应该,就你这屋,还不如我们山里的屋暖和呢!让我说还真不如弄个蜂

窝煤炉子点上,好歹你妈可以……

窦应该? 我想过呀,可我妈不乐意。

窦? 母? 放着煤气不用点蜂窝煤炉子呀,那不是有毛病么?

窦强生? 其实,临时你们可以……

??????? 门外传来敲门声。

窦强生? 来啦来啦……

??????? 急慌慌跑上前去,拉开屋门。方刚和吴婧媛走进,放下纸盒。

窦强生? 方记者、吴记者呀……

方? 刚? 应该回来了呀?

窦应该? (没好气地)不回来怎么办?车坏了没法干活,站大街上挨冻啊?

方? 刚? 干嘛说话这么冲?好像碰上什么不舒心事了吧?

窦? 母? 这孩子,怎么这样说话呢?

方? 刚? 没事,阿姨。心里不痛快,逮人撒气呗……(拍拍纸盒子)消消火吧,

应该,先给阿姨按个电暖气……

窦? 母? 方记者,你买的?

方? 刚? 不是……(指吴婧媛)吴婧媛家闲下来的,正好想送人呢!

窦? 母? 谢谢啊,吴记者。

吴婧媛? 谢什么呀,阿姨。反正闲着也没有用。

窦应该? 我妈要是愿意用我早就买了,她是舍不得花电费。

窦? 母? 我见别人家用过这东西呢,哪电表呼呼地转……

窦应该? (帮着吴婧媛打开纸盒子,边说话)人没了,电表不走字有屁用?管他

呢,先用着再说。(将电暖气抱到母亲面前,插上电)可这不是长法儿,

我找供热公司去,什么他娘的百分之九十五呀?就不懂照顾大多数么?

不缴费的人家给他们断掉就是……

方? 刚? 应该,按你说的,人家不好管理呢!

窦应该? 他们这法儿还不是为了图省心?为少数,让大多数人跟着受罪。

方? 刚? 你站在他们立场上看就明白了,他们是搞经营,不是做慈善。

窦应该 ?为经营就可以没人性吗?

方? 刚? 什么事都要有个规矩,不然的话,这社会还不乱了套。

窦应该? 规矩也是为了人……

??????? 转身走出。

窦? 母? 回来,应该。

窦应该? 妈,甭担心,我不会杀人!

??????? 大步走出“屋门”,下场。

窦? 母? 强生,你拦住他。

窦强生? 没事呀,嫂子。他嘴上说说而已,要杀人他还能活到今天呀?(扭脸对

方刚和吴婧媛)坐呀,方记者,你们坐。

方? 刚? 窦大叔,向主任呢?

窦强生? 你们俩走了后,他坐不住,也出去了,说是要去电视台。唉,没头没脑

的又没有熟人,去哪里又有啥用呢?

方? 刚? 你还真甭说,窦大叔,你和吴婧媛认识吗?她不是也帮你卖菜了吗?

窦强生? (怔怔,敲自己脑袋)还真是,这脑袋,转身就忘。

方? 刚? (对窦母)阿姨,你这小屋成了我们的“指挥部”了呢。

窦? 母? 什么指挥部?“挨冻指挥部”么?

方? 刚? “宫山卖菜指挥部”。

窦? 母? 你们可真会找地方,暖和屋子有的是。

方? 刚? 可你这里有向主任、窦大叔呢!我们商量了一下,各路记者也都分头撒

出去了,待会就会向这里汇聚消息。我们要想法把宫山村一带的蔬菜设

法解决、消化掉,尽最大可能减少菜农们的损失!

窦强生? 真的呀,方记者?

方? 刚? 你瞧着吧,窦大叔。虽然说我们能力有限,解决不了社会根本问题,但

给社会打打补丁、补补漏洞没问题。每个人的能力都有限,但每个人都

肯做哪怕是一点点,积累起来所产生的作用就会很客观,是不是?

窦强生? 那是。每人能帮我们卖一棵大白菜,我们宫山菜农啥事都没了,一准能

过个好年。

窦? 母? (忍不住笑)你瞧你呀,强生,光想着自家的事。

窦强生? 嫂子我也做好事呢,四川大地震那会儿,我们家也捐款了呢,捐了好几

百。

吴婧媛? 阿姨,窦大叔的比方也没错啊。咱省城差不多六百万人口,三分之一的

人每天吃上一顿大白菜,胡大叔说的事全解决。

窦? 母? 可个人喜好不一样呢,买卖自愿,你能逼人家都买大白菜呀?

方? 刚? 阿姨,换做是您的话,不伤筋不动骨的请您多吃几顿大白菜,算是一种

爱心、帮助菜农的话,不会有问题吧?

窦? 母? 当然不会。吃上十顿八顿都没问题。变着法吃呗,猪肉白菜炖粉条、酸

辣白菜、肉丝炒白菜丝、白菜馅掺上些韭菜肉馅蒸大包子、包饺子,做

法多着呢!以前大冬天的主菜就是大白菜嘛,也没听说谁吃够了。

吴婧媛? 那时候城里人谁家冬天不储存大白菜呀?

???? ???神色疲惫的向跃进上场,敲门。

??????? 窦强生急忙起身,上前开门。

窦强生? 跃进回来了……

向跃进? 都在啊,方记者、吴记者。

方? 刚? 电视台那边怎么样,向主任?

向跃进? 还真不错。本来觉得人家连大门都不会让进,没想到挺热情。其实,这

事人家已经开始运作了,还专门临时抽掉了一个新闻记者小组,专门跟

踪报道菜农卖菜难的事。对了,方记者,有个姓尹的记者跟你很熟悉呢?

方? 刚? 尹良,老熟人了。

向跃进? 他说在建筑工程公司大门口碰到你了,还说要跟你们联手做这件事!

方? 刚? 这位兄弟没得说,也是个热心肠,很有正义感的家伙……问你个事,向

主任,现在的公路交通肯定中断了,但我们会想办法带车进宫山——

向跃进? 不可能,方记者。我来的时候积雪都那么厚,现在又下了这么久……

方? 刚? 办法肯定是有了,我觉得眼下应该先派人回宫山报信。一是让菜农们把

要出卖的蔬菜集中准备好,车一到就装车。二是要安抚下人心。

向跃进? 这倒是,好多菜农都绝望了……

方? 刚? 你进城的时候大约走了多长时间?

向跃进? 六个多钟头吧?

方? 刚? (想想)城里街道清扫及时,开车送你到郊区没问题,估计你重新走回

去的话,四个小时足够了。只是你昨晚上走了一夜了,身体恐怕受不了。

向跃进? 没问题,方记者,我回去。

窦强生? 你留下,跃进,我先回宫山。

向跃进? 大叔……

窦强生? 有好多事要商议呢,我留下能干啥?不就是传信么,这我行。

窦? 母? 强生你也是快五十岁的人了呢!

窦强生? 种地的跟你们不一样,嫂子,你家应该都不一定比得上我。

向跃进? 大叔,大雪把路都埋掉了,我来的时候好多地方都认不出呢!

窦强生? 你大黑天的都能摸到城里来,这大白天我还找不到回乡的路么?你放

心,只要知道方向,我怎么着都能走回去。现在走的话,我估摸着天黑

前一准能赶到,赶紧跟我说我回去说啥吧,我好跟支书和乡亲们说。

方? 刚? 窦大叔,不光要跟你们村的人说,宫山能传信的村子希望你们都能帮着

递个话儿。凡是有蔬菜卖的人家都把菜准备好,只要能接受我们的价格,

我们会把他们积压的菜通过几天时间,统统买光。

窦强生? 真的假的呀,方记者?

方? 刚? 窦大叔,几百万人的省城,难道还消化不了宫山十几个村子菜农们的蔬

菜吗?你告诉他们好了,让他们振作起来,耐心等候。购菜、运菜车队

最晚天亮前一定会进宫山,一季的辛勤劳作绝不会付诸东流。

窦强生? 有这几句话就行了,方记者。我让宫山村菜农们敲锣打鼓迎接你们!

方? 刚? 别啊,大叔。一切花里胡哨的形式都别折腾,咱卖菜就是卖菜,做好、

做成这件事比什么都强!

窦强生? 这你们就不用管了,方记者……咱就别啰嗦了,说走就走,回村报喜去!

向跃进? 大叔,不要大意啊,路上小心点。

窦强生? 没问题!

向跃进? 到家给我打个电话。

窦强生? (停步回身)不是信号断了吗,咋回呢?

方? 刚? 通信、电力部门正安排人抢修呢,没准很快就能恢复!

窦强生? 天老爷保佑他们很快!

大步出门,哼唱着吕剧走去,下场。

窦强生:马大宝喝醉了酒,来把家还,只觉得天也转来地也转……

方? 刚? (笑)窦大叔没喝酒就醉了呢!

向跃进? (对方刚)高兴的……我们现在做些什么呢?

吴婧媛? 等。

向跃进? 等什么?

吴婧媛? 等消息。你忘了阿姨这里是我们的“指挥部”了。我们的记者们会带着

??????? 人向这个小区集中汇拢……

??????? 方刚看看沙发上睡着的窦母,略一思索,俯身为其盖上被窝。

方? 刚? 阿姨睡着了呢……(扭脸对吴婧媛和向跃进)建筑工程公司的人差不多

快到了,咱们出去等吧,别把阿姨吵醒了。

??????? 三人对视,轻步走出,下场。

??????? 舞台上。光渐暗,只有一束聚光照射到沙发上熟睡的窦母身上。

??????? 漫天大雪在飞舞着,窦应该低着头上场,进门,见母亲在沙发上睡觉愕

??? 然,急忙上前。

窦应该? 妈,怎么睡这儿呢?也不到床上睡……

??????? 他边说着边俯身欲抱起母亲,忽然意识到了什么,愣住。

窦应该? 妈,妈……(伸手摸摸母亲额头,大声惊叫)妈,你怎么啦?你说话呀,

??????? 妈,你说话……

??????? 不由分说抱起母亲,急急向外走去。

窦应该? (吼叫着)出租车,出租车!他妈的出租车在哪儿!

??????? 边吼叫着边抱着母亲跑去。

??????? 幕内传来轿车的紧急刹车声,都应该抱着母亲踉跄冲下。

?

● 过场戏.场景同上.日雪

??????? 前景无光,只见天幕上的漫天大雪在飘落着。

??????? 方刚边接听电话,边和吴婧媛、向跃进上场。

方? 刚? 大哥,你不能什么事都找我呀,我不是万能钥匙……我们说话管用?我

??????? 们算什么呀?领导说话不管用的时候多着呢,何况我们一个小记者?我

??????? 们现在忙着帮菜农们处理蔬菜的事,你们打一次电话不解决问题就打两

????? ??次,打两次不行就打三次,要不就登门反应……

吴婧媛? 谁呀,方刚哥?

方? 刚? 阳光小区的一个居民,我不认识。

向跃进? 方记者,你手机成公共电话了。

方? 刚? 真没办法,向主任,好多事真是弄颠倒了,很多人把咱们报社当成是权

??????? 力部门了……下水道漏水找我们,下岗了给我们打电话让我们帮着找工

??????? 作,孩子择校让我们想办法,儿女不孝顺让我们发新闻谴责,甚至有两

口子闹别扭、打离婚也给我们打电话征询意见的……

??????? 老干部上场,看着他们。

向跃进? (笑笑)什么人都有的,不奇怪。再说了,谁让你们新闻大篷车名声那

么大,否则人家也不会找你们了。这也是当先进要付出的代价吧?

吴婧媛? 我们可没想过要当什么先进、模范……

老干部? 这不是你们想不想的问题,你们做了事,社会就会有反馈;你们解决了

问题,麻烦就会找上门。这是一种信任,难道不是吗?

方? 刚? 吕局长……

老干部? 我再给你们添个麻烦怎样?帮我做件事。

吴婧媛? 您别逗了,吕局长。你们局有老干部处,专门——

老干部? 私事,不可以吗?

方? 刚? 当然可以……不过,您都解决不了的事,我们……

老干部? 我的事简单得很,可以说是人就能做。但委托你们做,我放心。

??????? 从衣袋内拿出一个装有钞票的信封,递给方刚。

方? 刚? (疑惑地)吕局长,您这是……

老干部? 麻烦你们去趟供热公司,把这件事处理一下,把情况跟他们说明好吗?

缴费户主名单信封里有。

方? 刚? 我不懂,吕局长,您这是……

老干部? 信封内有纸条,按我说的办就是……我可跟你说,方刚。这事哪儿说哪

儿了,就当没有发生过。

转身大步走去,下场。

方刚望着其背影,目光怔怔。

吴婧媛? 什么事呀,方刚哥?

方刚正要说话,城管郭林急慌慌上场,冲到他们面前。

郭? 林? 方记者,方记者,出大事了!

方? 刚? 什么?

郭? 林? 你们快去供热公司吧,窦,窦应该身上绑着炸药包说是要炸掉他们哪!

??????? 方刚大吃一惊,与吴婧媛和向跃进对视,惊愕。转身跑去。

吴婧媛和向跃进紧跟,下场。

光暗,转场。

?

● 第五幕.供热公司大厅内.日雪

大雪飞扬里,寒风凛冽中。窦应该身上捆着“炸药包”冷然站立着。

??????? 下场门处。几个男女工作人员惶惶然躲在一边,神情紧张。

职员甲? 兄弟,你先不要这么冲动,先让自己冷静下来再说……

窦应该? 冷静你妈个头!老子现在比谁都冷静……我好说好商量找你们多少次

了?你们解决问题了吗?他妈少废话,喊你们老总来,今天必须给我一

个交代!反正老子是不想活了,这门口只要警察的影子一出现,老子就

让你们供热公司变成火葬场!

职员甲? 什么事不能坐下来好好的说呀?为什么非要走极端?

窦应该? 你们现在知道好好说了?我问你,你们这里的哪一个人不认识我?你们

要是能听懂人话我会这么干吗?老子就不知道自己的命值钱?

职员乙? 可你这样能解决问题吗?你这样做是违法犯罪知不知道?

窦应该? 老子连命都不要了,你还跟老子说什么违法犯罪!把你们老总喊来,我

要见一见这个王八蛋!

职员甲? 我说了,兄弟,老总不在——

窦应该? 谁是你兄弟?你们他妈的拿人都不当人,这种时候说我是兄弟了?我

呸!

职员甲? 可今天的路不好走你知道的,我们老总在外面,正往这里赶。

窦应该? 你们应该是先报警了吧?他正带着警察往这边赶是不是?你电话告诉

他好了,他不相信我的话他带警察过来对付我好了!对了,还有狙击手,

你让他一块带过来,瞄准,把老子崩了……

方刚、吴婧媛和向跃进、中年男冲上,站住。

方? 刚? 窦应该——

窦应该? 你们来干什么?都给我站住,不要过来!

方? 刚? 你这是干什么呀,应该?快跟我走,你想做什么我们来帮你做!

窦应该? 不需要了,我什么都不需要,我只需要见这个混蛋老总一面!

方? 刚? 应该,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阿姨身体是什么状况你清楚……

窦应该? 我妈没了,死啦!

方? 刚? 你胡说什么呀?我们离开时她还好好的在睡觉——

窦应该? 我回家她身子都凉啦!

方? 刚? (大吃一惊)这,这怎么可能呢?

窦应该? 不信你到五院停尸房看去好了!他妈的,我妈是怎么死的?就是因为这

些王八蛋不供暖气给冻死的!要不然他会吗?我妈没了,我没有妈了,

老子孤零零的一个人还怕谁?今天非给他们要个说法不可!

方? 刚? 你没有理由怨人家供热公司……

窦应该? 又是那个什么百分之九十五是不是?真的就认钱不认人了吗?我们穷、

我们没有钱交不上钱就该死是不是?你瞧哎,瞧那标语,还“以人为本”

呢?倒不如说是以钱为本……老子死可以,可他妈临死也要抓上几个垫

背的!

方? 刚? 应该,阿姨这样去世我很为你难过,可你真相信他是因为屋里没有暖气

冻死的吗?老人家这些年来靠透析维系着生命,我不懂医学,但咱们可

以咨询医院寻找死因对不对?要弄清事实真相!你火头上冲动把罪过归

到供热公司是不公平的,你没有理由来伤害无辜……

窦应该? 他们无辜吗?如果暖气能够及时送的话,我妈决不会这么快就走!

方? 刚? 真是这样吗?你这样说你觉不觉的理由太勉强?我知道你脾气不好,窦

应该,我也清楚你脾气不好的原因,生活对你的压力太大了。你觉得你

活得很累、很委屈很窝囊,你觉得生活对你不公平,可你用这种激烈的

行为来对待这些无辜的人,你认为公平吗?他们跟你有什么仇?你该将

心比心想一想……

窦应该? 你以为他们是些好东西呀?我来这里多少次想让他们为大多数人想一

想。可他妈一个个脸不是脸、鼻子不是鼻子,怎么说都不行……怎么着,

现在都知道讲道理了是不是?你们总经理一刻钟内再不照面的话,我拉

你们见我妈去!让你们这些狗东西陪我妈那边作伴去!

方? 刚? 应该,他们只是在履行自己的职责,这没有错。

窦应该? 可人哪?他们就不为我们这些挨冻的人想一想吗?

方? 刚? 你可以说现行规则不合理,也可以说现行规则不够人性,可没有规则,

社会还有法有序的运行吗?客人乘坐的出租车就要付给你钱,居民住户

要取暖就必须缴纳供热费用,因为你跟任何人一样都需要有钱来保障自

己的生存……

窦应该? 这些简单的道理,用得着你来告诉我吗?

方? 刚 ?可从你现在的行为做派上来看,你根本就不懂!乘客搭乘你的车想不付

钱,你有权力拒载……

窦应该? 可一个人有难处的时候,我会免掉他的坐车费用——

方? 刚? 那只是你个人的一种选择,窦应该。这也并不意味着你跑出租,是为了

做慈善——

窦应该? 方刚,你絮絮叨叨的跟我说这些干什么?你什么意思呀你?你是不是想

拖延时间等警察来抓我是不是?

方? 刚? 应该,警察来不来取决于你的所作所为,而不是取决于我。而且,就我

对你的理解而言,我个人并不认为目前需要动用警察来解决这件事,你

本质上并不是个会做这种事的人。

窦应该? (冷笑)你少给我戴高帽了,我不吃这一套。

方? 刚? 那一套啊,窦应该?你以为你的所作所为、是非对错与我有关吗?

窦应该? 我没这么说。

方? 刚? 我只是不愿意眼睁睁看着你毁掉自己,懂不懂?冲动谁都会有,窦应该。

但你这样做的时候,是否想过阿姨呢?

窦应该? 她死啦,我不知道她会怎么想——

方? 刚? 可我知道……

窦应该? 你?可笑……

方? 刚? 可笑吗?那我就来告诉你这种“可笑”……天下父母的想法都一样。希

望自己的儿女任何情况下,都能过的好。

窦应该? 过得好,过得好……我他妈活了三十年了,我爸活着的时候,过得是挺

好,无忧无虑的……可自从他没了后、我妈长病我活的算是个人么?我

早就活够了,如果不是为我妈的话。现在好了,我妈没了,我也没什么

心思了,没心思了……

方? 刚? 这时你要这样做的理由吗?

窦应该? 我太窝囊、太憋屈了,都是因为我妈,因为我妈的病……

方? 刚? 你妈,你妈……你张口你妈,闭口你妈,你自认为自己爱母亲,是个大

孝子……

窦应该? 难道不是吗?

方? 刚? 从你现在的所作所为看,你不是,绝对不是。

窦应该? 姓方的——

方? 刚? 你不配孝子这个称呼……阿姨刚过世,你连她的丧事都不管不顾,却跑

到供暖公司来制造事端,难道你不知道你这样做的后果是什么吗?你一

旦出了事,有个三长两短,阿姨的后事谁来管?你就这样把她抛在医院

不管不问、还有心跑到这里来折腾,你何曾有半点孝心对待阿姨?她九

泉之下都闭不上眼,窦应该。你竟然还有脸自认为自己是孝子……

窦应该? 你闭嘴——

方? 刚? 说到你疼处了,是吗?

窦应该? 你听好了,方刚。你这种说教对我没有用,你们都出去,都走!我不想

让你们这些无关的人受到伤害。

方? 刚? (指指供热公司职工)他们有关吗?他们就应该被你伤害吗?

窦应该? 他们跟你不一样!

方? 刚? 不,他们跟我、跟你都一样……窦应该,这个世界和这个社会不是一个

人的,而是属于大家共有,只要我们共同生活在这里,相互就会有关联,

你想没有都不可能!(拿出老干部给他的装钞票的信封)这信封与你有

关吗?

??????? 窦应该望着方刚,疑惑不解。

方? 刚? 或许你要问这信封里装的什么,我告诉你,是钱。一个跟你无关的老人,

??????? 通过我们的手捐出的一笔钱。这笔钱是捐给你们宿舍楼交不起取暖费用

??????? 住户的,为得是让你们过一个温暖的冬天……

窦应该? 可怜我们吗?不需要……

方? 刚? 爱和慈善不是怜悯,你懂吗?老人不让我说他的名字,因为他不需要别

人记住他,不需要别人感恩。你听着,窦应该,这个世界不是完美的,

永远也不可能完美,但这个世界也绝不是像你想的那样灰暗。你对供热

公司的规章制度不满、有看法,这很正常,那就让我们共同努力、通过

各种渠道、各种方式,设法改变这个规则好了,但在没有改变前,我们

必须遵守。你把阿姨的过世责任归结到供热公司,可以,但必须拿出有

说服力的证据和事实来佐证,通过正常的法律程序来起诉、来控告,按

规则办事。如果事实确实如此,我个人、我们的媒体都会站在你的背后

成为你的后盾,但仅仅凭你的冲动和猜想就采取这种极端的报复行为,

你能说服你自己吗?

??????? 不由自主地跨前一步,意欲靠近窦应该。

窦应该? 方刚,你不要动!

方? 刚? 应该,愤怒和冲动只会让你丧失理智,丝毫无助于问题的解决。难道你

??????? 真的忍心跑下阿姨的后事不管不顾,毁掉自己,伤害这些无辜的人吗?

窦应该? 这不关你的事——

方? 刚? 关我的事,窦应该。因为我不想让你这样毁掉,更不想看到无辜的人遭

受伤害。如果你执意要这样做,我陪你。你连我一块炸掉好了……

??????? 跨步向窦应该走去。

窦应该? 你,你站住!

吴婧媛? 方刚!

方? 刚? 如果你真认为自己没有错,真认为这个世界上的人对不住你,你炸,我

成就你的愤怒……

??????? 边说边目光灼灼的迎向窦应该。

??????? 窦应该犹豫无措,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

??????? 方刚走到其身前,盯视着他看了看,突然伸手拽掉其捆绑在腰间的“炸

药包”。

窦应该? (懊恼地)你,你这人——这是干什么呀你!

??????? 忽然双手抱头,蹲到了地上。

方? 刚? (笑笑,伸手拍拍其肩膀,安慰地)我早就看出你这炸药包是假的了,

我只是不想刺激你。你只想发泄一下,是吗?你想出出气,可你选择了

一个最坏的宣泄方式。你会让阿姨感到失望的,窦应该,你对不住阿

姨……

??????? 窦应该忽然抱住方刚的腿,呜呜哭了起来。

??????? 方刚俯身将其搀扶起。

方? 刚? 静下心来好好想一想,处理好阿姨的后事好吗?今天我们去宫山,处理

完那边事情后,我们来帮你。阿姨这十几年活得够清冷了的了,我们让

她带着温暖离去……

??????? 窦应该哽咽着点头,与吴婧媛、向跃进走去。

??????? 供热公司的男女员工们长长地吁了口气。

??????? 光暗。转场。

?

?????? ● 第六幕.宫山村村头上.晨雪

??????? 桌子上摆放着丰盛的酒菜。

??????? 说笑声里,方刚、吴婧媛、尹良等记者在向跃进、窦强生和村支书及几

??? 个男女村民们的簇拥下上场。

村支书? 真服你们了,方记者,你们做新闻的真是人脉广,一夜之间,能来这么

多车辆和买菜的单位,宫山积压的蔬菜,一扫而光……

方? 刚? 铲车是建筑工程公司的,卡车是几个大专院校和企业的,我们不过从中

组织牵线而已,没有政府的号召力度和支持,很多企事业单位也不会买

我们的帐。不过,说实话,支书,这种办法只能当做权宜之计,长久这

样是不可能的,因为这不符合市场规律。农户种植的小规模、分散性决

定了价格谈判能力弱,容易受到过往价格诱惑。不少农户是根据去年哪

个蔬菜价格高来决定今年种什么,往往出现一哄而上的局面,导致产销

不对路,这教训以后可要汲取呢!

村支书? 那是……地里种的是菜,眼睛瞅着的应该是市场需求,傻种不行。

方? 刚? 我觉得从长远看,要引导蔬菜种植规模化、产业化,这有利于提升市场

议价能力,而且还能有效降低分散化经营带来的高成本。

村支书? 你甭说,这事我还真跟大伙探讨过……前天夜里跃进说死说活的要进

城,当时我还反对呢。一是觉得没啥指望,二是担心他安全……他走了

后啊,我吃不好睡不着了。村里放这个支部、村委会,当然不是当摆设,

群众遇上难题了干瞪眼没法帮着解决,这心里能踏实吗?当时村里人那

个情绪,唉,糟透了。有人要把多余的菜喂猪,有人要沤肥,窦强生要

事晚回来一天,估计大半蔬菜都要糟践了……从现在开始,我心里踏实

了,老百姓人心稳了,咱工作起来也顺手,是不是?

方刚正要说什么,幕后传来汽车喇叭的叫鸣声,此起彼伏,响成一片。

方? 刚? 你们听,货装完了,催我们走呢!

向跃进? 哪不行,我们已经安排好了,你们忙活了大半夜,午饭后再走……

吴婧媛? 支书,哪怎么可以呀?您瞧这天气,雪越下越大,一点都没有要停下的

意思,走晚了路又给掩埋了,我们又要铲车开道,老牛拉破车了……

方? 刚? 是啊,宫山村问题倒是解决了,可还有好多村子菜农等着我们呢!菜只

要压在菜农们手里,他们心里就不安稳。

村支书? 这倒是……

方? 刚? 支书,你们现在是饱汉子,应该懂得饿汉饥。

村支书? 话说到这份上,就不能挽留了。客气话现在再说是多余了,宫山村随时

恭候你们光临,方记者,但不是为了帮我们卖菜。

方? 刚? (大笑)这是我们最不愿意做的事。

村支书? 你们放心,我们不会是一根筋的,我们种菜会种的越来越聪明,我们会

跟着你们城里人的需要走,你们变,我们也会变!

方? 刚? 是的,支书,我们都会变,不断地变。

村支书? 铲车铲雪开道,你们差不多可以说一夜没合眼,进了宫山。今年这个年,

我们是过安生、过踏实了。礼不要,酒不喝,饭不吃,我当然知道你们

不在意这些,因为你们不是为这些做这种事……

吴婧媛? (笑着)支书,以后能避免出现卖菜难这种事,就是对我们——不,可

以说是对社会的馈报和感恩。

??????? 众人笑了,村支书也笑。

村支书? 我懂,就是尽量把自家事情做好,少给社会添乱子……但你们的乱子和

麻烦,我们可没法弥补呢!

方? 刚? (不解地)支书,什么乱子呀?

村支书? 耽误你们工作呗!你们报纸每天都要出,你们要完成那么多新闻,这两

天估计给你们工作造成的损失大了——

方? 刚? 你错了,支书。这两天我们的新闻做的最精彩!

村支书? (眨眼)不懂。

方? 刚? 新闻不光是写,支书,新闻也是做出来的……(吁了口气,目光巡视着

场上众人)这次新闻的主要作者不是我们,是社会,是社会中所有参加

这次活动的人……

众人相互对视,点头。

上场门处。一群男女老少捧着香炉、供果走出,来到斜坡村头,蹲身摆

放好供果后,点上了几炷香。

方刚望着村支书和向跃进、窦强生,颇有些不解。

方? 刚? 支书、跃进,他们这是……

村支书? 他们要为你们祈福,这是宫山村老辈传下来的规矩习惯,全国很多地方

都有。乡亲们要用这种方式为你们送行……对了,我可要跟你们先说好

了,这不是我们动员的。

方? 刚? 这,这没有必要吧?

向跃进? 方记者,这是他们的一份心愿,你应该能理解。

方刚点头,与吴婧媛一起向祈福的乡亲们鞠躬施礼,致谢。

方? 刚? 谢谢乡亲们,谢谢。

??????? 众人分别与村支书、向跃进握手,拥抱,挥手离去。

斜坡上。男女老少们跪地合掌,发出了惊天动地的呼喊。

乡亲们? 好人好报,一路平安!

喊声在大雪中回荡着:平安,平安……

??????? 歌声起:(待定)

??????? 方刚、吴婧媛、众人躬身向祈福的乡亲们行礼,转身离去。下场。

舞台上。前区光渐暗,只见漫漫飞雪的天空和乡亲们祈福的身影。

?

?

?? ?????剧终

?

版权归个人所有,侵权必究。

联系电话:0531-88900906

?